长时间的“站式服务让小王很不适应-创见资讯
点击关闭

24顾客-长时间的“站式服务让小王很不适应-创见资讯

  • 时间:

武汉军运会

李紅就是接替了上一位剛工作一年就離職的店員的崗位。李紅聽說,那位店員離職原因有三:一是工資比較低,工資少則兩三千元,多則三四千元,工作時間卻比較長;二是晉陞空間少,從店員到副店長再到店長,如果是一般加盟店升為店長基本就到頭了,除非自己有資金成為加盟商;三是工作壓力比較大,尤其是上夜班,通宵熬夜很困,而且擔心晚上會出什麼狀況……」在採訪中,記者發現大部分便利店員工的每天工作時長超過8小時,而且每月的休息天數少,部分還存在社保缺失的問題。

點亮黑夜,為顧客提供便利 ——探訪24小時便利店店員

「每天都是這種工作流程,有時候還會遇到一些困難。」山花便利店位於重慶江北區北倉文創園,店員小陳還不滿20歲,從農村外出打工的他剛在便利店工作了一年。小陳告訴記者,他曾有一次上班時遇到小偷偷了店裡的物品,「雖然損失不多,但是對我還是一次打擊。」小陳表示從那以後,他就會特別留意每一個走進來的客人,一直用眼睛追着看,有時候客人都會很詫異。因為附近都是觀音橋商圈寫字樓,他在夜班見的最多的就是寫字樓里的白領。

辛苦付出 有被需要的滿足

隨着便利店的增加,對便利店員的需求也不斷增大。然而在採訪中,記者發現便利店店員的一線流失率比較高、人員的流動性較大。一位受訪便利店店長告訴記者:「我們店貼出來的招聘啟事幾乎沒中斷過,干一年走人的是常態,最長的也就做了兩三年吧,甚至少數人剛上手沒做幾個月就走了。」

由於夜班時間長,難免和瞌睡「打架」。「我一般困了就會去整理貨架,實在熬不住了就去休息間眯一會兒。」長時間的「站式」服務讓小王很不適應。

唐娟是重慶永川區人,目前是商圈一家企業的白領,就在北倉旁邊一棟寫字樓辦公,經常加班到很晚。每次路過小陳服務的這家便利店,她都會進去買一瓶汽水,「感覺拿在手上沉甸甸的,整個人都有了安全感,走夜路也好像不那麼害怕了。」唐娟說,這家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對她來說就是凌晨最亮最安慰的地方。

到了晚上8點多,便利店便熱鬧起來,每隔兩三分鐘就會有客人進店的提示鈴響起,小王也在物品架和結賬台之間穿梭。「每逢節假日,人就會非常多。」小王對記者說,今天晚上才8點,便利店串燒、關東煮、油炸等熟食物品已賣完。

由於這家便利店開在大學城,客人大多都是附近的大學生。「有時候太晚了這些同學回不去宿舍就會到我們店裡來。」最讓小王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凌晨4點來的大學生,由於學校進不去,這位同學就在店裡背了一夜的單詞。對於顧客來說,這是夜晚唯一亮着燈光的地方,對於小王來說,深夜而來的顧客也是對她的一種陪伴。

勞動法專家周斌表示,便利店店員流失率高其實是個普遍的社會問題,需要特別注意有沒有勞動者侵權問題。假如有,就必須落實《勞動法》《勞動合同法》等的執法監督力度,尤其對一些不合法的工作時間長、社保缺失等要特別加強監管。

深夜兼職 與瞌睡「打架」

一線店員流失率高隨着夜間經濟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便利店為顧客點亮燈火。在重慶大學城的小王說,在這裏她看到的「羅森」店鋪有四五家。除了「羅森」、「711」等連鎖24小時全天候營業便利店,不少私人便利店也開啟了營業到凌晨的服務,凌晨的燈光,越來越多。

從貧瘠的山鄉走進繁華都市,李紅們在燈火不眠的大都市裡為深夜顧客提供便利,點亮顧客的黑夜。

此外,有業內人士認為,便利店企業要想留住員工,需要加強對員工的人文關懷,重視員工成長,通過完善的員工溝通渠道,完善激勵和獎懲制度,維持和諧勞動關係,用感情留住員工。

「我們店是三班倒,每個月有三天的休息時間。」今年22歲的李紅是重慶永川區一家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員工,在這兒剛工作了半年。18歲時,輟學的她離開了家鄉璧山三合鎮,外出務工。因為沒有一技之長,小李只能到處打零工,「這是我找的第三份工作了,每個月能有3000元左右。」將發票和零錢一起找給客人,小李笑着說。

晚11點,重慶合川一家便利店店員正在收銀。

「看到客人買到需要的東西后臉上露出的滿足,我就覺得雖然我的工作可能沒那麼體面,也很辛苦,但還是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幫助到他們。」小陳有點不太好意思地說,他有種被需要的感覺,而這種感覺對他來說,也是一種滿足。

9月15日晚11點,將手裡的最後一盒餅乾放到了貨架上,繞過貨架,李紅站在了收銀台前,正式開始今天的工作。

9月14日下午5點,位於重慶大學城的某便利店陸續迎來客人。「我們白天基本沒得啥子人,晚上人要多些。」該便利店的員工小王說。小王是附近某高校大二學生,來自農村、家庭經濟困難的她,利用周末及節假日來便利店兼職,夜班要從晚上8點上到早上六七點,每小時15元按時拿薪。

今日关键词:42岁何琳罕见晒照